往期掠影

找到自己,在幸福的城市里

记得很小的时候,爸爸说过,长大了要认识那些喜欢吃芋头番薯的人,要和他们做朋友,因为那样的人,人品通常都不会太差。虽然好像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而且爸爸指的应该是家楼下那家甜品店,但是在出发去台湾的前几天,本公举我心里想着的就是去看看台湾的芋圆薯圆店里,人都是怎么样的。

于是,在这么一个闷热而潮湿的夏天,在躁动的蝉鸣声中,在雨后透着叶脉清新的气息中,一群毛躁的女汉子降落在了台北机场,开始了她们轰轰烈烈的暑期学习。

还记得到台北的第一晚,我们对周围的一切都还不熟悉。舟车劳顿之后现在想起来各种记忆更是模糊得很,唯一一样印象清晰的便是周围的人好奇而友好的脸。和很多地方不同,台北是个更有人情味的地方:街边的阿姨会跟担心下大雨却没带伞的我们说肯定会是好天气,士多店的老板会带我们去找药店,护肤品店里的店员会告诉我们哪样东西在他们店里买并不划算……很多很多的细节都让我们觉得舒心。而在这样一个繁华热闹的城市里,大学却显得如此宁静又如此融合。

国立台湾科技大学,刚走进校门的我们四个女生,心里更多想的是:哇塞科技大学,工科(男)生一定很多,大家可以自行理解。然而我们期待的各种小粉红并没有出现,更多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独特的校园文化氛围。尽管是暑假,校园里并不缺人,一到下午就人气爆棚的篮球场,随时都有人在训练的排球场,弥漫着各种食物气味的饭堂,甚至是深夜的自习室,都是人的痕迹。这里的学生脸上有种不一样的悠然,在这个树木茂盛的学校里显得格外高山流水,更让我们四个妖魔鬼怪怪力乱神觉得自己身上文化气息极度贫乏。

到了夜市里,身边的一切都变的更加真实了。刚到台湾飘飘然的气息散去后的我们,在夜市,隔壁的,服装店里,找到了自己。我们化身为假装十分本地的带着一口自以为模仿的挺像的台湾腔的砍价狂人。然而也会在夜市小摊摊主要我们付钱的时候,一个个拿着硬币在昏黄的灯光下左看看又查查面值,完全暴露自己初来乍到的身份。除了每天买到剁手吃到不想走以外,大家认识到的,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商业圈。不像我们平时在大商店里逛街的样子,这里特别的有品味的店或者是特别厉害的美食店都藏在小巷子里,深幽曲道,九转回肠。穿的很潮的店员在玻璃里是一张等待识货的人找到他们的脸庞,不着急,不抢着和你推销,在音乐里,客人都有自己挑选商品的空间。而这些店的其中,一间日本居酒屋,给我们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半夜的雨中找到了一家慕名已久的居酒屋的我们,在收雨伞的瞬间,一低头一抬头,眼睛被屋檐喷的水雾蒙住,然后渐渐散开的,是一个忙碌的,里面满满都是木头桌椅的小店。安静的自斟自饮的中年人,几个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年轻人,满脸笑容然而门牙却掉了一颗的做着铁板烧的老板,让我们一瞬间就不想走了。还有干杯烤肉店,那种每天一到八点十点的不同凡响的热闹和周围起哄要情侣接吻的人群,一切的一切,都是和内地不一样的景象。

在这一个月里,我们半夜复习,周末旅游,尽可能把台湾好玩的地方都去看一遍。脑袋就像是照相机,记录下汤婆婆和千寻藏身的红灯笼高挂的九份,记录下沈佳宜扫过落叶的精诚中学,记录下垦丁白沙湾沙滩遍一回头像是海啸一样的暴风雨前的大浪,记录下教学楼窗户望出去看到的升起的太阳,记录下所有温暖而充实的景象。

忽然想起,吃部队锅吃饱了的我们四个,走在香樟路上,絮絮叨叨地说着并不太符合这种言情小说情景的自己平时遇到的不开心的事。人人都说大自然最无私,那晚的行道树和黑漆漆的天空,便把我们在美国读书一年中,最沮丧最困惑最消极的情绪都带走。留给我们的,是互相鼓励时让人安心的脸庞。

快走的前几日,刮台风下大雨,走到楼下买早餐的我,一不小心脚踩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洼,溅湿了裤脚,皱眉,低头一看,因为觉得水中倒影的自己很美,笑出了声后,一天的心情都觉得那么美好。连同那个水渍干了以后留下泥巴的裤管。在这样幸福感爆棚的城市里,四个女汉子幸福而美好的度过了一个月。跋山涉水换来的,是满满的正能量。和而我们也相信,每个人,都能在这种环境下,找到最好的自己。

我在台湾,找到了自己的另一面

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 赵文赫

2016学员

离开后才知对这一夏的暑校生活有多偏爱

毛婕 波士顿学院

2016学员

台湾,告别你就像告别青春模样

爱荷华大学 滑霄夜

2015学员

AUIA么么哒!

雪城大学 谢至诚

2015学员

遇见台湾

波士顿大学 宋一韦

2015学员

找到自己,在幸福的城市里

乔治华盛顿大学 陈玮

2015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