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掠影

离开后才知对这一夏的暑校生活有多偏爱

离开台湾以后,才知对这一夏的暑校生活有多偏爱。在那里,留学狗不再是形只影单、按部就班...大学的日常,也可以如此五彩斑斓。

撰文 毛婕

波士顿学院 Boston College

2016.7.4~2016.8.8

初到台北,迎接我们的是有史以来最大的AUIA的破冰派对和台风尼伯特君。说起AUIA的破冰派对,亮点多多。会场设在台北101的旁边,被AUIA的工作人员们布置的很是精致。

派对上,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教授天团,颇有气质的说。

那一晚见到蛮多在大学里的熟人,那种感觉很是惊喜,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近。同时,通过破冰派对的游戏环节,也认识了完全陌生的新朋友,大家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熟络起来。

当然不可不提的是当晚吃到饱的晚餐。

破冰派对之后的另一个大事件就是台风了。其实对我们来说,台风并不常见,因此遇到台风还算是有一点点兴奋的。AUIA的工作人员为我们这群孩纸们操碎了心,时刻提醒我们台风假不要粗门。于是我们大夏天的,开启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模式,默默看窗外的树林群魔乱舞,吃着台湾当地泡面。回想起来,也算是不可多得的人生经历。

台风之后,是短暂的凉爽,很适合出游, 于是就在这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和AUIA的教授和同学们一起开始了我们的九份平溪之旅。

在九份山城,与TA、同学以及AUIA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在阿妹茶楼拍照喝茶聊人生。对,就是那个与《千与千寻》有关的阿妹茶楼。

放天灯是一件很台湾偶像剧的事,就好像在九把刀那本电影“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里的男孩女孩喜欢把自己的愿望写在天灯上,祈求上天的庇佑。

本来是不想放天灯的,因为游玩中途下起的淅淅沥沥的小雨很烦人,但是眼看小伙伴们一个个在雨中都把自己的愿望放上了天,我决定也写一个天灯,但可能因为太贪心,心愿太多,不小心写了两个天灯。

大部分学子都会为了自己能考入好的学校,考试的高分,顺利完成学业而祈祷。但好的成绩除了靠神明的庇佑,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努力。

我爱交朋友,也爱与友人们一起去探寻旅途中的精彩。譬如台湾最负盛名的各种美食...

虽然台湾出名的小吃和夜市尤其多,但这里的人文和学术气息也很浓。台湾人喜欢看书,从敦化南路上那家24小时的诚品书店和虚无席坐的台湾国家图书馆就可以看出来。

在台科大的学习生活特别的充实和规律,一天两节课,每节课两个小时。 因为AUIA的课程特别的紧凑,只有短短的五周,幸好教授和助教都特别认真仔细的备课,需要学习的概念和知识点在课上解释的很清楚,不然,真怕自己不能适应呢嘿嘿~

课余之时,我们都会抽时间来个小旅行,有种想把台湾风景都看遍的雄心壮志。

台北的夜晚是属于年轻人的,因此这里的夜晚充满了活力和张力。周五的晚上可以放下书本,暂时忘记人类学上的智人的大脑到底有多少容量,宏观经济学计划GDP的公式,在W酒店的泳池边拿着用金箔点缀的鸡尾酒,吹着晚风,看着台北的夜景,和朋友聊天,听着别人的故事,说着自己的故事,真的是一件很舒服惬意的事。

台湾,有太多的风景,有太多的美食,有太多的故事。每个地方总有一个地方让我们流连忘返。台湾最美的风景是这里热情好客亲切的人们。从饶河夜市水果摊上的主动帮我们把水果切成小块的大叔,到在淡水的河畔公园里主动帮忙带路的阿姨,浓浓的人情味无疑是台湾最美的风景之一。

和室友们的最后一晚,在台科大第三宿舍楼的交谊厅吃点好的外卖,喝着开了几罐葡萄味的台湾啤酒,我们都不自觉地感叹在台北的时间太短,过的太快,好像我们刚认识,就又要说再见。

但是正是这样的相遇与离别,才让我们在台北的36天,变成弥足珍贵的一段记忆。相遇是缘,纵然别离,也不伤悲。

我在台湾,找到了自己的另一面

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 赵文赫

2016学员

离开后才知对这一夏的暑校生活有多偏爱

毛婕 波士顿学院

2016学员

台湾,告别你就像告别青春模样

爱荷华大学 滑霄夜

2015学员

AUIA么么哒!

雪城大学 谢至诚

2015学员

遇见台湾

波士顿大学 宋一韦

2015学员

找到自己,在幸福的城市里

乔治华盛顿大学 陈玮

2015学员